小黄车之后是猪兼强 学车平台也爆发退款信任危机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8-07

在广东多个城市,你随时都可能看到“猪兼强”的广告。而如果第一次看见猪兼强这几个字,则很难想到它是个学车平台。

这一品牌诞生于2014年,总公司广东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在广州注册,次年进入驾培领域,开始不断在市场上跑马圈地。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在猪兼强成立后的5年间,品牌号称覆盖广州、深圳等多地,坐拥20多万学员。

然而,高速发展也埋下了隐患,近日,深圳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称深圳猪兼强)爆出退款难等问题,随后又有不少学员向深圳有关部门投诉并要求退款,深圳猪兼强原南山总部已空空荡荡。

7月31日,猪兼强给出了态度,承诺在签订合同解除协议后30个工作日内退还款项。不过,这个快速跑马圈地的互联网驾培公司,在利润较低、分公司退款浪潮压顶、大额资金因诉讼被冻结的情况下,未来是否能够一直“坚强”下去,需要时间来检验。

退款与“撤离”

猪兼强2016年7月正式迈入深圳学车市场,在运营3年之后的2019年7月,却陷入了舆论的旋涡中,不仅有公司被投诉的新闻接踵而至,退款难的情况也受到网友的“口诛笔伐”。

李晓芳(化名)就是猪兼强的准学员之一。她在今年4月,通过电商渠道报名了猪兼强,但是直到7月底仍没有拿到流水号。

“是朋友推荐的,之前催过好几次(发流水号),基本隔一个月就问,每次都说帮我查下,后来就出事了。朋友目前也只是拿到了号,还没有进展。”李晓芳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到了8月1日,她决定与猪兼强签订退款协议,并得到对方全额退还5480元款项的承诺。

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猪兼强学员都讲述了类似的情况:或是报名几个月没有流水号,或是出了流水号但约车困难。今年7月19日,众多学员开始前往深圳猪兼强南山区总部要求退款。此事被媒体报道后,深圳猪兼强的资金链紧张问题也随之浮出水面。

猪兼强接受学车报名的途径有多种,其中相当一部分是通过猪兼强官微报名的。据部分学员向记者反映,网购平台也可以报名,此外也可以在门店报名。不过,深圳猪兼强退款难事件爆出后,部分网购平台的相关产品已经下架。

7月31日,记者来到深圳猪兼强工商注册地——深圳市南山区粤海街道高新南六道8号航盛科技大厦19楼19F室。记者在此看到,房间内所有陈设已消失,空空荡荡,只有大门上留下一纸公告:从7月29日起公司便不再于此地办公,办公场地搬至宝安区沙井麒麟花园三期训练场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一位去过沙井训练场的猪兼强学员称:沙井的猪兼强也撤离了,30日那天在场地看不到什么工作人员。训练场门口还被贴了一张公告称,深圳猪兼强已拖欠该场地租金1个月以上,物业多次催讨后也未有积极回应。物业还表示,将保留向深圳猪兼强追偿的权力。

7月31日中午,记者来到深圳猪兼强上梅林练车场地,发现很多学员都聚集到这里。

猪兼强相关负责人在此进行了公开回应,并组织想要退款的学员签订合同解除协议书。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从现场获悉,根据猪兼强给出的解决方案,主要分为拿到了流水号、没拿流水号两种情况,其中没有拿流水号的会全额退款,拿了流水号如果解约要扣掉20%的费用。

那么,退款何时到账?猪兼强工作人员表示需要30个工作日左右。现场一位报名学员赵先生告诉记者,他本人6月24日就签订了解除协议,至今没有退款成功,按照猪兼强工作人员说法,30个工作日是排除了休息日,算下来就是40天左右,但赵先生对是否按时得到款项仍然心存疑虑。

针对可能出现的退款不到位情况,湖南闻胜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凯认为,猪兼强退费与之前共享单车押金退费情况有些类似,“就看这个平台公司是不是有足够的偿还能力,如果没有,可能即便签订了退款协议,日期届满时学员也拿不到钱。假如确实是这样,对于相关的学员来讲,一方面可以通过自力救济的方式找平台公司进行赔偿——但这个可能不太现实,更多的是要通过民事诉讼的方式,向平台公司进行索赔。”刘凯也坦言,若通过民事司法程序,周期会比较长,并且也存在判决平台公司偿还后,公司却没有支付能力导致判决一时得不到履行的情况。

教练:被拖欠工资

用猪兼强的话来说,4000万元的资金被冻结是引起这次“退款潮”的直接原因。深圳猪兼强称自今年5月以来,与一个重要合作伙伴产生法律纠纷,大额资金被冻结,造成部分学员出流水号的周期较长。有多位学员甚至称,有些猪兼强员工的工资都被拖欠。